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胡自逢:孔子解《易》十九则述要
作者:胡自逢 来源:职业易学家 2011-11-09 17:38:48

  摘要:孔子解《易》十九则见于今本《系辞传》。孔子解语,影响后世学术慧命世教人心至大,可由《中庸》“言而世为天下则”一语以蔽之。此十九则包括:一、慎言行。为君子之枢机,一身之荣辱系焉;二、同心之利。孔子以其臭如兰、其利断金为喻;三、谨慎。言慎之为用至大,百行之所宜先务;四、谦。易特立(谦卦)六爻皆吉,<周易)仅见;五、戒亢。过高极亢,动而有悔;六、慎密。凡机密军国大计,万不可外泄;七、咎由自取,不可怨天尤人;八、履信思顺。守信顺理而行,无往不利;九、感应为宇宙真理,精诚人无靡不感通;十、凶,言处困当知所据,否则辱,危立至;十一、藏器待时,为国家培育有用之人才;十二、惩小人以安社会;十三、善可日益,恶不可积累;十四、居安思危。存亡、治乱之机在焉;十五、度德量力,为自处之道;十六、烛照机先,知机之谓;十七、不远而复,改过之速;十八、阴阳和合而万物育焉;十九、贪得无厌之求,凶败立至。
  
  孔子解《易》十九则,见于今本《系辞传》。此十九则影响后世学术慧命之钜大,暨世教人心之深远,可由《中庸》一语以肯定之。《中庸》第二十九章:“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君子未有不如此而蚤有誉于天下者也。”此君子实目圣人“言而世为天下则”句,于孔子解《易》十九则,可谓一言以蔽之矣,又可断为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矣。孟子遵孔子之道(乃所愿则学孔子也)以待后之学者,其论诐、淫、邪、遁之辞,生心害政,发政害事,自信之笃则曰:“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公孙丑上》,即十九则而言,固大可谓圣人复起,必从孔子之言矣。故孟子曰:“自有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公孙丑上》)今细读十九则,一语一字靡不发人深省,浸润心脾。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认可义理)有如此。而修己立人,内圣外王之道,靡不毕具,尤在加强吾民族忧患之意识,维护、巩固吾华立国之大本者,昭昭在兹,且纯以义理,鲜及象数,诚千古解经不易之宗法,永启后世治《易》之津逮也。若夫“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直孔子分内之事,不待词费而自喻矣。十九则分次于下:
  
  一、慎言行
  
  《中孚》九二爻:“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手?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可不慎乎!”
  
  按中孚,内怀诚信也。《说文三下爪部》:“孚,卵即孚也。从爪、子。一日信也。”段注:“鸡卵之必为鸡,鸟卵之必为鸟。人言之信如是。”《易》中“孚”字训信。《中孚·彖传》:“豚鱼吉(卦辞),信及豚鱼也”。《坎》卦辞:“有孚维心亨。”《彖传》:“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足证孚之为信,为诚信。九二,鹤鸣于幽隐之处,而其子应和,应之者,中心之愿相通(好爵分与同好亦中心之愿相通。《象传》:“其子和之,中心愿也。”)此帛声气之相通也。《文言传》谓之“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孔子由应和之义衍申于人之言行(此偏重言)。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故言为君子之枢机,荣辱由之而决。又曰:“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者,此已及于感通之理,当于第九则详之。载籍慎言之训至多,首为《大雅·抑之什》“慎尔出话……白圭之玷(缺)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无易由言(勿轻易出言)无曰苟(率尔)矣,莫扪朕舌,言不可逝矣。”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斥之曰:“惜乎夫子之言君子也,驷不及舌(言出于舌,驷马不及追)。”(《论语·颜渊篇》)《周易·颐·大象》特著君子“以慎言语”句,皆经典慎言之嘉训也。
  
  二、同心之利
  
  《同人》九五爻:“同人先号眺而后笑……”
  
  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按《同人卦》,上下和同(五阳同一阴)同人之义也,本卦离下乾上,九五同于二,而为三、四两阳所隔,终必得合故后笑也(程传)。孔子由与人和同,以同心为主,凡出处语默相与谋猷必衷心密契,坚若金石,精诚无间,断金、如兰(其利其香)物莫能间之,其事未有不成者也,伪《泰誓上》“同力度德,同德度义,受有臣亿万,惟亿万心,予有臣三千,惟一心……”其理固然,不必以其伪而忽之也。《汉书·师丹传》哀帝册免丹曰“夫三公者,朕之腹心也……君奏封事,传于道路,谤议匈匈,流于四方,腹心如此,谓疏者何?殆谬于‘二人同心’之利焉。”善味乎孔子之言也。
  
  三、谨慎
  
  《大过》初六爻:“藉用白茅,无咎。”
  
  子曰:“苟错(措同)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无所失矣。”
  
  按此则言慎,茅本细物而用于祭享以荐物,慎之为用大矣,百行之所宜先务也。语其大者三事:子之所慎齐、战、疾(《论语述而》。齐(斋)接神明,战决死生,三军生命国之存亡系焉,疾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至也,三者皆事之至大,慎之固宜。《中庸》“凡事豫则立(先为之防,慎也),不豫则废。”又曰“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按慎独为圣贤之学非恒人之所能至,明末大儒刘蕺山,特立慎独一旨,以为见道之心法,后世惟有心
  
  向往之而已,孔子以“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戒子路,虽云“因才”,亦慎之一方,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也,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为政篇》)此谓谨言行而禄不待求而自至,寡尤寡悔,慎言行之效若是其至也。
  
  四、谦
  
  《谦》九三爻:“劳谦君子有终吉。”
  
  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按作《易》圣人,特重视谦,于六十四卦之中,特立谦卦,且六爻皆吉,大异于余六十三卦,其重要可知,《彖传》申之曰“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明天人鬼神,无不疾盈而好谦,以其为自然之法则,老聃以濡弱谦下为表(《庄子·天下篇》),不自见、自是、自伐、自矜(二十三章)知雄守雌为天下溪(二十八章)又总之曰“江海之所以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六十八章)庄子则提出“虚”字曰“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又曰“虚室生白”(司马云:心能空虚,
  
  则纯白独生)老庄于《易》契之至深,故发明谦德若此其至也。孔子尝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孔子曰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耶?”(《史记·老庄申韩列传第三》)孔子执谦之德尝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论语·述而篇》)老子所以告孔子者德言盛也,后世所难能者“以其功下人”“鲍叔事齐公子小白(有禄位)既进管仲以身下之”(《史记·管晏列传第二》)“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为在高位者至警策之语,持盈守泰之良药也。
  
  五、戒亢
  
  《乾》上九爻:“亢龙有悔”。
  
  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
  
  按六爻之位,九五至尊,上九过高,居无位之地,与民疏远,贤人所辅者九五,若太上皇然(九家易)。亢字金文“令彝”作,上从大、闩象高地之形,人在高地之上,过高之意至明,《易》言阴阳消息,阳极反阴,阴极反阳,“物极必反”,宇宙之恒理,《易》于《泰》九三爻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泰》上六爻曰“城复于隍”。《丰·彖》曰“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损·彖传》“损益盈虚,与时偕行”皆其显例,《文言传》“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历观史乘,功臣名将,功高震主,而不知戒亢履谦,多招杀身之祸,韩信、彭越、英布之徒,皆历史之炯戒。《史记·淮阴侯列传》“信知汉王畏恶其能,尝称病不朝从。……居常鞅鞅,羞与绛灌等列,信尝过樊将军哙,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幸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上尝从容与韩信言诸将能否,各有差。上问曰:‘如我能将几何?’信曰:‘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上曰:‘于君何
  
  如?’曰:‘臣多多而益善耳。’……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孝经》“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孝经·诸侯章》)不危、不溢,长守富贵之道力言亢之有悔,《长恨歌》“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埽”,太上皇之凄凉孤寂如绘,故亢之动辄得咎,为自然之势也。
  
  六、慎密
  
  《节》初九爻:“不出户庭,无咎。”
  
  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凡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按节本竹约(《说文》),有节制之义,《彖传》“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制度,所以约制举国上下之行止也,孔子于本爻由约制之义提及“慎密”,凡机密军国大事,不可泄漏于户庭之外,为其所系至大也,君臣不密则失臣失身,几事不密则害其成功,深警特戒,万不可忽!观《左桓十五年传》“祭仲专,郑伯患之,使其壻雍纠杀之,将享于郊,雍姬(祭仲之女)知之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遂告祭仲曰:雍氏舍其室而将享子于郊,吾惑之,以告,祭仲杀雍纠,尸诸周氏(郑大夫)之汪(池)公载(纠尸)
  
  以出,曰:谋及妇人,宜其死也”。郑伯曰谋及妇人,泄机密于妇人,机密大事,即夫妇亦不可与知,况户庭之外耶?雍纠自取杀身之祸而不知也。刘向上封事“《易》曰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汉书·刘向传》)引孔子此爻全文而上封事,疏奏密封,非君上不得擅启,慎密之特重可知。
  
  七、咎由自招
  
  《解》六三爻:“负且乘,致寇至。……”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按负者负荷重物,小人力役之事,乘乃君子之器,衣冠之族,君子代步之器,各随其身份,今应负之人而乘车,非其所宜有,开启盗寇攘夺之念,是自招盗寇之来也,慢藏启盗之念,冶容招淫乱之人皆自取其咎也,孟子曰:“今国家闲暇,及是时,般乐怠敖,是自求祸也!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大雅·文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公孙丑上》)孟子引文王之什言祸福胥由自己求之者,引《太甲》言祸之自己求之,故总之曰祸福皆自己求之,不必尤人也,《诗·小雅·十月之交》言之至切曰“下民之孽,匪降白天,噂沓背憎,职竞由人。”噂,聚。沓,重复。职,主。竞,力。噂噂沓沓多言以相悦(朱子诗集传)。孽,灾害,孽非天降,主因人为,自取其咎,又谁尤之!本爻《象传》“自我致戎,又谁咎也”已明谕之矣。
  
  八、履信思顺
  
  《大有》上九爻:“白天祐之,吉,无不利。”
  
  子曰:“祜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平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按《大有》乾下离上,六五居尊位而群阳从之,有众之谓也,得道多助,多助之至,天’下顺之(见《孟子·公孙丑下》)。“天之所助者顺也”,细玩此“顺”字与《革·彖传》“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句中“顺乎天”之“顺”字义合,则民心之所信服也,《大有》六五日“厥孚交如”,践履诚信之义。上九,《大有》之极,而不居其有则无盈满之灾,能顺乎理(天道)者也(程传),动顺天理,天自祐之,故吉而无不利;民无信不立,以诚信待人,人必怀服,贤人众之所归,尚贤守信,天与人归,天道人情兼顾,安往而不利也。
  
  九、感应
  
  《咸》九四爻:“……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伸)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按“憧憧”,思虑之貌。“朋从”句,应感而思也。思虑之感应,今科学界谓之“念力”(下文)。《易》准天地而作,孔子因本爻而发明宇宙间感应之原理,由经文“思”字衍绎天下人之思虑,本日月寒暑之相推移,以明天道阴阳之屈信相感,发明《周易》感应之原理,屈伸相感,如尺蠖之屈以求伸,龙蛇之蛰(屈)以存身(能伸),以此能“穷神知化”,屈为储力待发;伸为化育流行,以此为盛德大业(造化功能)。《系传上第九章》:“《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此两处皆发明《咸卦》感应之原,非常重要,《彖传》“观其所咸,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指此为普遍之原理,万不可忽。《咸·彖传》“二气感应以相与”,即阴阳二大动能之屈伸相感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此为化育之流行。“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则是人与人之相感通,可以科学原理,人事交感而证实之,感应感通为天道之大经,故《传》曰“天下之至神”,《中庸》亦推明此理曰“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耳烧面热等)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此言至诚可以感应,祸福善不善皆可预感,感应力之大,匪言可喻,《庄子·天道》“水静犹明,而况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以今日科学知识证之:
  
  (一)群星与地球
  
  宇宙亦大磁场也,被处有感,则此处相应,其速度超越光速,不决于距离之远近,而决于磁力之强弱,群星之磁力有盈缩故地球之感受者,亦有治乱,地球上冰河、洪水、地震、海啸、黑疫战争,皆与天体群星之变化有关,尤以接近地球之金星、火星与地球之感应密切。
  
  (二)宇宙之组合与运行
  
  宇宙系一磁场之组合,上下四周为无数磁力线所密布,磁场由磁力线所构成,因磁力线而产生引力,引力之相互作用而令各星球彼此旋转而运行,人之生命质点(在宇宙之空间位置)亦为一磁场,亦受地球之波动,而发生变化,故天象影响地象,地象影响人象,本极自然,人之生命为一质点,每一秒中必有遭遇,只生命有感无感而已,天人感应之理,如此其微妙,而又确实存在(由科学知识知之),人与天地鬼神,固有感应,然人与人、与物亦莫不然。人与人之感应,则有:
  
  近代超心理学之研究
  
  在十九世纪中叶,德国麦斯磨医师(F·A·Mesmer)在医学年会中表演超常能力“透视力”之技巧、发觉人体中有某种程度之磁性(感应力)而建立动物的磁性说(AnimalMagnetism)颇受学界之重视。
  
  1928年美国杜克大学莱恩博士(了·D.Rhine)成立超心理学研究所,研究超自然现象,莱恩先获植物生理学博士,因发觉植物不仅具生命力,而且有感情,认为宇宙万物,尤其人类更具有高层次之潜在能力,于1934年发表《超感觉的知觉》一文,简称E·S·P成为一门学术,定名为“超心理学”(英文名Panapsychalogy)。
  
  苏联在探讨超感觉知觉方面比美国早十五年以上,在1940年,波兰的波尔德梅斯根接受史达林多次试验,史氏承认其结果。苏联人于人类具有超能力之事,不复置疑,今苏联从事超心理学之研究大学有32所,美国心灵研究社于1987年统计,全球有美、英、法、德、澳、荷兰、日本等国凡35所大学设立研究所,硕、博士班开设超心理学课程(具有学分)。东欧国家受英、美、苏三国之影响亦于各大学开此系,不名“超心理学”,而称Paychataonics,中文名“心子学”或“心电学”。科学家近已注意于宇内神秘莫测之事理,于“反物质”、“五维空间宇宙”、“假象质量”。高等数学家、粒子物理学家合力研究,于是有“心灵
  
  学”、“念力”。作较深入之研究,实即《周易》穷神知化之感应原理也。
  
  中国史籍感通之例
  
  《后汉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九《周磐传》“磐同郡蔡顺,字君仲,亦以至孝称。顺少孤养母,尝出求薪,有客卒至,母望顺不还,乃噬(啮咬同)其指,顺即心动,弃薪驰归,跪问其故,母曰:‘有急客来,吾噬指以悟汝耳。’母年九十,以寿终,未及葬,里中灾,火将逼其舍,顺抱伏棺柩,号哭叫天,火遂越烧它室,顺独得免”。此言母子感应(直系血亲尤切,《中庸》所谓“动乎四体者,心动神悸”)。而火越烧它室,则人天之感通也。史例至多,不更举。
  
  在台湾民间盛传(媒体透迅)之牛救主人(五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见于台南县)、义犬救主(六十六年二月十日见花莲市)、鸡救幼儿(六十九年十一月十三日,见花莲凤林镇)皆录于本人日记中,不烦引。
  
  至于感通之故,孔子言之至悉曰“清明在躬,气志如神,耆欲将至,有开必先,天降时雨,山川出云。”(《礼记·孔子闲居第二十九》)《吕览》申之曰:“今夫攻者砥砺五兵,发且有日矣,所被攻者不乐,非或闻之也,神者先告也,身在乎秦,所亲爱者在于齐,死而志气不安,精或往来也。”又曰:“父母之于子也,子之于父母也,一体而两分,同气而异息,若草莽之有花实也,若树木之有根心也,虽异处不相通,隐志相及,痛疾相救,忧思相感,此之谓骨肉之亲,神出于忠而应乎心,两精相得岂待言哉”。(《吕览·精通篇》)
  
  由上知《
周易·咸卦》昭示感应,感通之原理,通乎天人为不可刊落之真理,万不可以迷信视之也。
  
  十、凶例
  
  《困》六三爻:“困于石,据于蒺藜,人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邪?”
  
  按《困卦》坎下兑上,水在泽下,泽无水,泽已枯竭,为贫乏困穷之象,六三以阴承刚(九四)故曰“困于石”。石坚而不纳物,又下乘九二之刚,如蒺藜之刺人,所据非其宜据,处困若此凶其宜矣,本爻《象传》“据于蒺藜,乘刚也;人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六三强往求于九四,非所困而自困;九二非所宜据而强据之,无安身之处,六三处险极而用刚,居阳之上,进退皆困,上阳不可犯而犯之,下刚不可乘而据之,宜其凶也。
  
  十一、藏器待时
  
  《解》上六爻:“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按墉、墙也,隼、鸷鸟猛禽,其性贪残,鹰鹊之类。六三居下体之上,犹隼捿高墉(《正义》),隼宜在山林,今处高墉,宜其见射,上六居震动之上为《解》之极,故用射之(《正义》)。上六居解极,解道已届器成之时,如斯而动,故无括结窒碍而无往不利,藏器得时,学优而仕,何往而不利乎?器为国器,今各大学研究所研究生,正藏器之时,孔子许子贡为瑚琏(礼器)之器,士为国家之重器也,何以藏之?游息休藏,切磋琢磨,日加淬厉,以成有用之人材,为国家之重器,君子深造之以道,进德修业有日矣,《大畜》曰“不家食吉”,待时而动,必大有益于天下国家,“政治由于人才,人才由于学术”(东塾语)之言信然。
  
  十二、小惩大诫
  
  《噬嗑》初九爻:“履校灭趾,无咎。”
  
  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履校灭趾,无咎,此之谓也’。”
  
  《噬嗑》为用刑之卦,卦辞曰“利用狱”。《彖传》:“颐中有物曰噬嗑。”颐中有物,必啮而合之,如锄强梗然,用刑似之施械于足灭没其趾,所以惩戒之也,小人、齐民之无知者,不识利害,易触刑律,施以惩戒,畏威怀刑,而后知所悔改,所谓不怒而民威于铁钺(《中庸》),小惩而大诫,乃小人之福,小人见利则勉,见害知惧,故惩小人以维社会之安宁,所惩者小其所诫者固大也。
  
  十三、善宜日益而恶不可积
  
  《噬嗑》上九爻:“何校灭耳,凶。”
  
  (此章无子曰字)“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灭耳凶。’”
  
  按善可日益,令闻广誉集于身,恶不可积,足以灭身,积恶自毁,当有荷校(刑械冒其首)灭没其耳(重枷),大凶之事也。《三国志蜀志二·先主传第二》“先主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句下注曰:“《诸葛亮集》载《先主遗诏》后主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贾子《新书·审微》曰:“善不可谓小而无益,不善不可谓小而无伤,非以小善为一足以利天下;小不善为一足以乱国家也,审夫轻始而儆微,则其流必至于大乱,是故子民者谨焉。”先主直抒孔子之言,贾子则于善恶之机微处见其必然(大乱),则《易》几微之义也。
  
  十四、居安思危
  
  《否》九五爻:“……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曰:‘其芒其亡,系于苞桑’。”
  
  按《说文一下》“苞,草也,从草,包声。”段注“《斯干》、《生民》传曰:‘苞本也’,此苞字之本义,……臣为包裹。”段注是也。《毛传》存古训可贵。《正义》亦曰“苞本”是也。桑根密布固结,以示安定之义,其亡其亡,危殆之也,知其危殆而后即安,故孔子以安而不忘危、亡者保其存者也释之。有此数语,警策,以存不亡之危国者多矣!扶危定倾之功,影响至大。《左襄二十九年传》“吴公子札来聘……其出聘也,自待如晋,将宿于戚(孙文子邑)。闻钟
  
  声曰:异哉,夫子获罪于君以在此(文子以戚畔),惧犹不及,又何乐之?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于幕上(至危),君又在殡而可以乐乎,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孙文子乐不知危,闻季札之言而终身不御琴瑟,乐哀转而知危,史载安其危而利其灾,亡国败家者何其多,文子善自处也,《吴志卷二·孙权传》“建安二十五年,(权)下令诸将曰,夫存不忘亡,安必虑危,古之善教,昔隽不疑,汉之名臣于安平之世而刀剑不离于身,君子之于武备,不可以己”。孙权直引孔子之言,许为古之善教,后世利赖之者多矣!《汉书卷三十六·刘向传》向上疏谏昌陵曰:“臣闻《易》曰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亦直用孔子原文。唐名臣魏征,开辅贞观之盛世,则曰“人君当神器之重,将崇极天之峻,永保无疆之休,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长也”。(谏太宗十思疏)征谓人君当“居安思危”以固国家之根本,则孔子此章之训戒,后世莫不以箴铭视之矣。
  
  十五、度德量力
  
  《鼎》九四爻:“鼎折足,覆公悚,其形渥,凶。,,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及于难)。《易》曰:‘鼎折足,覆公悚’。言不胜其任也”。
  
  按《鼎卦》巽下离上以木巽火,烹饪之象,悚音速,以米和羹,鼎之实也,九四下应于初,初趾已颠,故有折足之象。足折铢覆,形为之渥,不凶何待,其凶者,不胜其任也。小事亦须度量而况于谋大,任重乎?《三国志卷三十五·诸葛亮传第五》:“由是先主遂诣,三往乃见,因屏人曰,汉室倾颓,孤不度德量力,欲信(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遂用猖獗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亮说权曰今操芟夷大难略已平矣,英雄无所用武,故荆州遁逃至此,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先主、武侯皆引“度德量力”句为说,自处之道也。按“度德”二句出于《左传》隐十一年传,曰:‘‘郑伯谓,许太子百里曰,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知人能度德量力有自知之明者,当能胜其任也。
  
  
十六、知几
  
  《豫》六二爻:“介于石,不终日,贞吉。”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可识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介,《说文二上》:“介,画也,从人从八。”段注:“一则云介特,两则云间介。,’凡坚确不拔日“介”,孟子曰“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孟子·尽心上》)此六二之介也。《易》重知几,孔子于此特出“知几”二字,不谄不渎,不苟取悦,不苟慢易,知谄渎之有碍于介特,不屑取悦,不苟慢侮也,《中庸》第三十三章“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几之至,知微之显,可与人德矣”。远自近始,微必之显,即知微之必显乃知几之事,孔子谓之“神”者,以其动之微,人不易见,唯明君子能察几微,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故为万夫之望,按“吉之先见者也”句,吉下省“凶”字,《后汉书》引此句增“凶”字是也。
  
  十七、不远而复
  
  《复》初九爻:“不远复,无只悔,元吉。”
  
  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只悔,元吉”。
  
  按《复卦》震下坤上,一阳来复,天地之心见,为复善之义,孔子许颜回知过即改而复于善,不少迟疑,好善如此,自无大悔而元吉矣。此“复’’字与颜渊问仁,孔子告以“克己复礼”之“复”义同。仁为礼本,复礼,则天下归仁,由己迁善之速也。
  
  十八、阴阳和合而生物、明致一之义
  
  《损》六三爻:“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无子曰)“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言致一也。”
  
  《损卦》下兑上艮,泽水上燕以益山之草木,下损以益其上故谓之损。损,减少也。三人行则去一人,谓之致一者,二气纲组密接,阴阳合而万物化生,不容有间厕之者也,三人必损其一以期两合,“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系下》第五)之理也。
  
  十九、无厌之求,伤害立至
  
  《益》上九:“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按《益卦》,主在益下(益人),《彖传》曰:“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此谓益于人,非益于己之谓。上九求益无已,故戒以立心不可如此,贪得无厌,又莫肯与而反击之者也,君子修此三者?谓当谋定而后动,平易而后语,交深而后求,无厌之求,人孰与之?而反击伤之矣,贪得无厌,《曲礼》“欲不可从(纵)”之深戒也。
  
  
结语
  
  孔子解《易》十九则:一、慎言行;二、同心之利;三、慎;四、谦;五、戒亢;六、慎密;七、咎由自招;八、履信思顺;九、感应;十、凶;十一、藏器待时;十二、小惩大诫;十三、善可益,而恶不可积;十四、居安思危;十五、度德量力;十六、知几;十七、不远而复;十八、阴阳和合而生物;十九、求益之极必凶。
  
  右十九则,约之,则得六类:
  
  (一)三、六、十五,同言慎。(二)四、五,同重谦。(三)十二、十三、十七,在为善去恶。(四)九、十八言阴阳之感应交合。(五)十四、十九,言吉凶。(六)十六言知几。
  
  六类之中,(一)、(二)、(三)皆修己之事。(四)言天道。(五)断吉凶。(六)知几,为知来之事。《易》兼天人,知来藏往,尽之矣。上十九则,一言以蔽之“言而世为天下则”也。以十九则之诠释,征诸庶民,实可以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他语不足以概之也已。
  
  作者简介:胡自逢(1917—),男,四川仪陇人,台湾中央大学中文所教授,文学博士,先后在高雄师范大学、中央大学任教,历任系主任、文学院长,著有
易学专书《先秦诸子易说通考》、《周易郑氏学》等五种。

《易经》学者报道

易学名师:高朝刚
易学名师:李锐
易学名师:杨永勇
易学名师:张瑞杰
易学名师:宋开才
易学名师:沈恕祥
易学名师:胡陆云
易学名师:李永锋
风水名师:李达
易学名师:刘易德
易学名师:王作华
易学名师:刘少林
风水频道
聂强:达州宣汉看峰城看风水 
聂强:达州市蒲家为一福主堪测祖坟 
程克昌:炉灶的坐与向 
邹顺华:环境疗法让乳腺癌患者康复的 
唐明庚:环境疗法对乳腺癌患者见奇效 
严章荣:环境疗法对老年人头疼与腿足 
颜鉴桓:环境疗法对42岁高龄男的婚 
刘世存:阴宅虚中实为证 
杨举士:戌方破宫 危害不轻 
杨举士:午方一地漏口,马年出事故 
刘世存: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一 
郭云涛: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五 
刘世存:天道天路渡苍生之四 
梁胜军:天道天路渡苍生之十 
刘世存: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七 
郭云涛:天道天路渡苍生之六 
梁胜军: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九 
刘世存: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二 

姓名频道

程克昌:人的取名哲理与元素 
程克昌:取名与测试 
尤榛郡:姓名与命运 
王荟铭:玩童十岁抑郁症 改名一月变 
熊有贵:孩子起名 
邵金帝:好名字源于五行及平衡 
熊有贵:害人不浅的起名大师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 
熊有贵:姓与赌博的故事 
熊有贵:名字带姓叫命运变凶 
熊有贵:后羿射日的新故事 
李达:改名就一定能有好运吗 
熊有贵:姓名——伴随您的一生 
熊有贵:女孩子起名 
熊有贵:水火之间的调节 
张清泉:怎样取一个好名字 
张江:姓名学典型失误撮要 
 
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版权所有1999-2018       客服QQ:747819708           投稿邮箱:747819708@qq.om
温馨提示:文章、案例、图片上网更新请将材料标注上姓名发至指定服务邮箱
747819708@qq.com,以便及时更新。每周的星期一为统一更新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034657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