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张江:姓名学与《说文解字》
作者:张江 来源:易经 2013-10-26 16:36:09

  《周易姓名学真谛》不是研究《说文解字》(下简称《说文》)的专著,我们讨论的只限于同姓名学有关的内容。
  
  《辞源》、《辞海》、《汉语大词典》等等都是“词典”,解释的是“词”,《说文》是“字典”,解释的是“字”,前者与我们研究姓名学关系不大,后者才是我们研究姓名学须臾不能离开的法宝。
  
  《说文》是我国古代语言学的宝藏,是我国文字学的奠基之作。研究姓名学,不能不提到《说文》这本书。我们甚至可以说,不懂得《说文》,就不懂得姓名学。《说文》,汉许慎撰,经数百年之展转传写,又经唐朝李阳冰之窜改,以致错误遗脱,多失其真。我们现在见到的版本由宋朝徐铉校定,同原书有很多出入。《说文》正篆共收字9353个(又说9543个),存籀文(籀文又叫大篆)223个,重文1163个,重文中标明古文的共510个,通常文字学家提及的古文就是指的这些字。合计为10516字。
  
  我们前面讲过,笔划是姓名学的灵魂。而这个笔划,不是我们现在使用的简体字的笔划,也不一定是繁体字的笔划,而是本字的笔划。而本字笔划的依据常常要以《说文》为依据。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许慎的时代去古未远,《说文》的9353个字大部分保存了古汉语的音形义,因此,研读《说文》,我们可以上溯造字之源。
  
  《说文》540个部首,《康熙字典》214个部首,《现代汉语词典》188个部首,《汉语大字典》200个部首,1983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国家标准局制定《汉字统一部首表》(草案)确定201个部首。除《说文》外,其他字典(词典)都是以查字方便的原则来划分部首的,而《说文》是从字原的分类来划分部首的;两者的目的完全不同。540部首的建立,是《说文》的重大创造,因为它是文字学原则的部首,它是按照六书设立的体系。研究文字学的人在讨论字的本义和探寻字的本字的时候,所根据的是《说文》的部首,而不是后代的部首。绝大多数情况下《说文》的部首就是字原,而这个字原正是我们探寻本字的依据。
  
  汉字部首的位置不是固定的,有的在上(花、景),有的在下(婆、煎),有的在左(江、松),有的在右(鳩、頸),有的在左上(聖、荆),有的在左下(穎、轂),有的在右上(整、望),有的在右下(脩、賴),有的在里面(周、同),有的在外面(國、匡),等等。研究这些东西,同姓名学有什么关系呢?
  
  例如“月”是个象形字,4划。当它作部首的时候,就要复杂得多:
  
  朔、望、朗……《说文》归“月”部,都与“月亮”(天文)有关,为4划;
  
  青、倩、静……同是“月”,《说文》归“丹”部,4划;
  
  俞、朕、腾……同是“月”,《说文》归“舟”部,5划;
  
  胖、胄、胤……同是“月”,《说文》归“肉”部,6划。
  
  知道了这些字的部首才能准确确定它们的笔划。
  
  现代,“胜”是“勝”的简化字,但《说文》“胜”“勝”都有,是两个意义毫不搭界的字,因为“胜”字不常用,又与“勝”同音,所以我们的文字学家就把“胜”作为“勝”的简化字,两字合二为一了。胜,《说文》在“肉”部:犬膏臭也,从肉生声。我们从而知道“胜”的笔划为“肉”+“生”=6+5=11划。勝,《说文》在“力”部:任也,从力朕声。我们从而知道“勝”的笔划为“力”+“朕”=“力”+“舟”+“关”=2+5+6=13划。因此,当我们把“胜”用作名字的时候,它应该是“胜”的笔划,而非“勝”的笔划。
  
  有了《说文》,我们确定一个字的笔划就成为很方便的事。例如我们要查“青年”的笔划,先查“青”,《说文》:“从生、丹。”这是个会意字,我们从而知道“青”的笔划当为生+丹=5+4=9划。再查“年”,《说文》写作“秊”,我们从而知道“年”的笔划当为8划。“青年”当为17划。有人把“青”断为8划,那是把“”当作字原了(《说文》没有“”这个字原);或断为10划或11划,那是把“月”当作“肉”了。有人把“年”断为6划,那是把异体字“年”当作本字了。不查《说文》,望文生“画”,肯定要犯错误。
  
  千岛湖。千,《说文》:“十百也。”数字,数理相当40(见《姓名学诸要素·姓名与数理》章节)。湖,《说文》:“从水,胡声。”我们再查胡,《说文》:“从肉,古声。”我们从而知道“湖”的笔划当为水+古+肉=5+5+6=16划。岛,形声字,《说文》:“从山,鸟声”。其笔划为山+鸟=3+11=14划。这样,“千岛湖”当为70划。有人把“千”断为3划,那是把“千”当作普通文字了;把“湖”断为14划,那是把“月”当作“月亮”的“月”了。把“岛”断为9划,那是把“”当作字原了(“鸟”为字原,《说文》没有“”这个字原)。有了《说文》,不仅给我们查字的笔划带来极大的方便,而且为笔划的正确性给予了保障。
  
  因此,我们为人
起名或改名必须以《说文》为依托。没有《说文》,我们在文字学许多问题上可能都是未解之迷。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许慎,如果没有许慎的《说文》,如果没有《说文》的540个部首,如果没有由《说文》的540个字原构成的9353个正篆,我们的姓名学家,可能迄今还在黑暗中徘徊。在这种意义上讲,给许慎怎样的褒奖都不为过。
  
  有人问,《说文》后面多附有笔画查字表,这些笔划能否算数?我们说,如果有谁把此种“笔画表”当作金科玉律的话,那敢情是傻冒了。
  
  第一,我们前面讲过,这种查字表都是以查字方便、以大部分人手写习惯的原则来确定笔画的,不一定是本字的笔划。
  
  第二,许多常用偏旁部首都是现代人书写的笔划,而不是其本字的笔划。例如,扌、氵、艹……它们的笔划是手写笔划3、3、4,而不是4、5、6。
  
  第三,编者确定笔划有很大的随意性,因为它不需要有严密的科学性,说到底它仅是“查字方便”用的,某字查不到你可以多一划或少一划再查嘛。举几个例子说吧:
  
  書(书)、畫(画)、晝(昼),这三个字的上半部相同,下半部不同,但《说文》都是12划。
  
  “免”,新字形为7划,旧字形为8划,本字应为8划。但《说文》“逸”、“娩”、“冤”……中的“免”都为7划(《说文》应以旧字形笔画计)。
  
  肃(肅)《说文》13划,以此推算,渊(淵)当为13划(下部同形。氵算三划),但《说文》11划。
  
  “興”《说文》16划,“輿”17划,以这两字推算,则“與”当为13划(“与”3划),而《说文》“與”14划。要么前两字错了,要么后一字错了──二者必居其一。实际上“與”14划是对的,前两字错了,“興”、“輿”都为18划。
  
  

堪舆学者报道

 
金牌风水师:李廷华
金牌风水师:方炳钦
金牌风水师:李长友
金牌风水师:尤榛郡
金牌起名师:何世荣
金牌风水师:朱洪生
金牌风水师:聂强
金牌风水师:任樟芳
金牌风水师:陈国苗
金牌风水师:柴芝荣

名家论文库

 
柴芝荣:关于紫白九星有没有休息天的研 
程克昌:十六字阴阳风水及秘笈 
曹遂欣:太极图的实指和标意 
李雪昊:临观之义,或与或求 “境界之 
李雪昊:“上下”求索体用的交感与验证 
李雪昊:为何乾坤二位独制易传之文言 
李雪昊:春雨惊春生气还 探赜索隐唯 
陈玉生:浅论《气》 
程克昌:七绝 
程克昌:奇门遁甲演局八秘笈 
程克昌:阳宅天机 
朱礼军:周易高尚智慧选粹 
刘宜国:周易模型 
张洪友:八字与梅花结合论断 
张洪友:断卦要点 
张洪友:实用六十四卦卦象 
张洪友:梅花易数数理解 
周珍华:八字论命的三种层次 

姓名频道

 
程克昌:人的取名哲理与元素 
程克昌:取名与测试 
尤榛郡:姓名与命运 
王荟铭:玩童十岁抑郁症 改名一月变聪 
熊有贵:孩子起名 
邵金帝:好名字源于五行及平衡 
熊有贵:害人不浅的起名大师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新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新 
熊有贵:姓与赌博的故事 
熊有贵:名字带姓叫命运变凶 
熊有贵:后羿射日的新故事 
李达:改名就一定能有好运吗 
熊有贵:姓名——伴随您的一生 
熊有贵:女孩子起名 
熊有贵:水火之间的调节 
张清泉:怎样取一个好名字 
张江:姓名学典型失误撮要 
 
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版权所有1999-2018       客服QQ:747819708           投稿邮箱:747819708@qq.om
温馨提示:文章、案例、图片上网更新请将材料标注上姓名发至指定服务邮箱
747819708@qq.com,以便及时更新。每周的星期一为统一更新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034657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