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张江:姓名学与本字──兼谈汉字的诸种形态
作者:张江 来源:易经 2013-10-26 16:57:22

  文字起源于6000──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汉字基本上形成完整的文字体系大概在夏商之际。《说文解字》(下简称《说文》)是我国第一部以六书理论分析字形、解释字义的字典,共收字9353个。《康熙字典》是自《说文》以后我国收字最多的一部字典,收字47035个。《中华大字典》是继《康熙字典》后现代收字最多的一部字典,收字48000余字。《汉语大字典》是当代收字最多的一部权威字典,收录汉语楷书单字60370个。之后出版的《中华字海》收楷书汉语单字85568个,《字海》目前用白话文解释或标明提供国的汉字已达十万五千多个,《单字查询》收录近12万个单字。
  
  文字的演变经历了多种形态,甲骨文(契文)─金文(铭文、钟鼎文)─篆书(大篆、小篆)─隶书(汉隶)─楷书─行书─草书─简化字。甲骨文、金文、篆书我们称之为“古文字”,表现形式为线条化;隶书、楷书我们称之为“今文字”,表现形式为笔划化。
  
  这么多的汉字,这么多的汉字形态,给我们研究姓名学无疑增加了很大的难度。我们必须在错综复杂的乱麻中理出一个头绪,姓名学的“姓”和“名”所追求的是什么形态的字?或者说一个人的姓名起灵性作用的“字”之笔划应以何种形态或形式为准?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本字”问题。
  
  对“本字”的一般解释是:一个字通行的写法和原来的写法不同,原来的写法就称为本字。但这种解释是不够严谨的。姓名学所称的本字,指的是仓颉所造之字的本来字貌。仓颉是神或曰代表了神的意志,而神造的字是悍然不可动摇的。一个字从仓颉创造之伊始其阴阳、五行及数理就定格了,决不会因为后人对该字形态(笔划)之改变而改变。
  
  我们说,笔划的依据是“本字”!
  
  只有本字的笔划才是姓名学所认知的笔划,或者说只有本字的笔划才是起灵性作用的阴阳和五行所在。所以,不知道一个字的本字,就不知道这个字的笔划;不知道这个字的笔划,就不知道这个字的阴阳和五行;不知道这个字的阴阳和五行,就不知道这个字在姓名中的吉凶;不知道这个字在姓名中的吉凶,就无法正确判断命主八字中某些信息的吉凶──可见本字在姓名学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
  
  知道了本字就解决了姓名学问题的一半。
  
  姓名学所追求的是本字的笔划,而本字有可能是形式上的古今字,也有可能是简体字、繁体字、异体字、别体字、段注字等等。
  
  下面我们就汉字的几种主要形态来讨论各种形态之汉字之本字。
  
  一、古今字
  
  古字(古文):狭义的古文指的是远古时代的文字,战国时期古文种类很多,到《说文》时代已经不用了。《说文》重文中标明古文的共510字,通常文字学字体演变提及的古文就是指的这些字。广义的古文通称古字,是相对于今字而言,《说文》中所有的文字都是古字。
  
  今字又称后起字,它与古字本义上是一致的。后起字产生的原因一般是原古字除本义(而本义只有一个)外又产生了新的意义,当此种新义发展到成为此古字的主要功能(喧宾夺主)时,人们不得不再造一个新字来肩负此古字的本义。例如“说”是古字,本义是欣喜。《说文》:“说释也。从言兑声。”段玉裁注:“说释,即悦怿。说、悦,释、怿,皆古今字。许书无悦怿二字也。”当后来人们把“说”假借作“说话”的“说”的时候,人们再造出一个“悦”字来代替“说”的本义“欣喜”。释、怿的产生同说、悦。因此,说、释是古字,悦、怿是后起字。《论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个“说”用的就是本义,意思等于后起字“悦”,愉悦。
  
  那么,怎么知道哪个字是古字哪个字是后起字呢?一般地说,凡是《说文》所不收的,文字学家都认为是后起字。影,形声字,从彡,景声;本义是阴影。“影”是“景”的后起字。《说文》有“景”无“影”,古经典写作“景”,至晋代葛洪《字苑》始旁加彡,音与景反。段玉裁注:“后人名阳曰光,名光中之阴曰影,别制一字,异义异音,斯为过矣。”茜,现代汉语把它作为“蒨”的简化字,《说文》没有“蒨”字,实际“蒨”为“茜”的后起字。
  
  再举几个例子(前为古字,后为今字):竟境   莫暮   屬囑   賈價   赴訃   弟悌   网網   閒間   孰熟   鞵鞋   厭饜   屦履……

  后起字的本字为与之对应的古字,因此,后起字的笔划为与之对应的古字的笔划。例如前面提到的“悦”,当你用作名字的时候,它的笔划当为“说”的笔划14划,而非11划;“影”当为12划,而非15划。如此等等。
  
  古今字不是假借字。
  
  二、后造字
  
  “后造字”顾名思义就是后人造的字。绝大多数后造字都遵循了六书的造字原则,也有极少数后造字(主要是一些方字)不符合六书原则。后造字与后起字不同,后起字有对应的古字,因而有它的本字,而后造字没有。唐代武则天为自己造了一个名字“曌”,这个“曌”就是后造字。
  
  《说文》只有“喜”字,后人追求双喜临门,就把两个“喜”重叠,变成了“囍”,“囍”即为后造字。“鑫”,《说文》只有“金”字,后人嫌一个金还少,再重叠两个金,就变成了“鑫”,“鑫”即为后造字。其他如:莉、蕾、皓、曦、晗、赟、瀚、珺、拓、俏、芷、奥、沪、现、篷……不胜枚举。而这些字常被人用作名字。后造字有没有灵性作用?现在姓名学界存在争议,一派意见认为没有灵性作用,理由是后造字是后人造的,即便这个人是皇帝,但他(她)说到底还是人;一派意见认为有灵性作用,理由是后造字虽然是后人造的,但这个后造字所构成的字原毕竟还是仓颉造的。这两种意见孰是孰非,我不敢轻易作定论。我的意见是,既然对后造字存在争议,我们起名改名尽量少用后造字──好在可以用作名字的字有的是。
  
  现代的许多简体字广义讲也是后造字,它与狭义后造字的区别在于所有简体字都能找到它对应的繁体字,从而能确定它的本字;而后造字诚前所说它是没有对应的本字的。
  
  三、繁简字
  
  新中国建立后创立的简化字实际上是一次新的造字运动,1956年1月国务院正式公布《汉字简化方案》,1964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文化部和教育部联合发布的《简化字总表》所列简化字2236个。简化字的创立给我们现代人阅读和书写带来了方便,但对我们学习姓名学却平添了许多麻烦,因为简化字迄今不过几十年的时间,其影响力同几千年的仓颉造字之神力怎可比拟?因此简化字的笔划不能作为姓名学笔划的依据(当然,这里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简化字,而不是指那些假借字),成为姓名学界的共识。但事情又远非这么简单。现在简化字俯拾皆是,不搞清楚每个简化字的本字是什么,姓名学就无从谈起。
  
  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简化汉字的基本原则一是简化笔划,二是精简字数。
  
  我们先来谈简化笔划。这里又分为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把某字原简化,以此字原作为构件的所有汉字亦依此简化,例如“貝”简化作“贝”,所有包含“贝”这个字原的字都同时简化,例如呗(唄)、贩(販)、贫(貧),等等。“言”作偏旁时简化作“讠”,独立成字时不简化。例如说(說)、话(話)、论(論),等等;言、信、唁……則不简化。这种情况一般地说比较好办。
  
  西为本字,但我们的文字学家把它作为许多字的简化偏旁,例如棲─栖、犧─牺,因此,不要以为西是本字,栖、牺就是本字。寻,其繁体字为尋,本字为,15划,但“”作偏旁时为“尋”,12划,例“潯”17划,“蕁”18划……这种情况就要复杂一些。
  
  第二种情况是被简化了的某字其繁体字本身也是简化字,而不是本字。
  
  人们所理解的简化字一般是指1956年国务院正式公布的法定简化字,我们这里讲的简化字还包括历史上所有的简化字。
  
  许多人认为简化字是现代人的产物,实际上简化字可以追溯到甲骨文时代。汉代民间应用的简化字就有不少。北魏时代,“亂”字已经简化为“乱”。“准”古是“準”的俗字,今作简化字。“針”古是“鍼”的别体字,今作简化字;“金”旁又进一步简化作“钅”,“鍼”则最终简化作“针”。因此,“乱”、“准”、“针”它们的本字应当是“亂”、“準”、“鍼”。这样的简化字在简化字总表中还有许多,这一般不成问题,学习姓名学的人,也是不难理解的。
  
  还有一些简化字,却有可能为许多人所忽略。例如,“法”在我们今天看来它就是本字,实际上在古代它是“灋”的简化字。《说文》:“灋,刑也。……法,今文省。”可见,“法”的本字应该是“灋”。“亲”,它的繁体字是“親”,而这个“親”,本身也是简化字,它的本字是“”。徐锴本《说文解字》卷十五下:“左旁从辛从木,《说文》不省。……李斯刻石文如此,后人因之。”我们可以这样说,“亲”是“親”的现代简化字,而“親”是“”的古代简化字。因此“亲”的笔划应该是19划(“”)而不是17划(“親”)更不是10划(“亲”)。又如常用作偏旁的“咅”:,从辛从口,而不是从立从口。“畐”:畗,从,而不是从一从。如此等等。这样的字或偏旁还有很多,遇到这种字或偏旁就要特别留心。
  
  我们再来谈精简字数。这种情况较为复杂。
  
  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于1956年开始公布简化字,不过是以法定的形式给简化字以合法的地位,实际上,我们现在通用的简化字大多数是历代相传下来的。有些我们理解的简化字实际上在古代是独立存在的,我们的文字学家为省事把它们合二为一了。“钱伟长”的笔划应该是“錢偉長”,这没错。但“宁号丰”的笔划你如果认为是“寧號豐”,那就大错特错了。“宁号丰”三个字《说文》都有。宁是貯的初文,与寧没有关系。《说文》:宁,象形字,“辨积物也。”寧,会意字,“願词也。”今以“宁”为“寧”的简化字,是把两字合二为一了。号,“痛声也。从口,在丂上。”本义是大声哭。號,“呼也,从号,从虎。”段玉裁注:“唬号声高,故从号;虎哮声厉,故从虎。号亦声。”说明这两个字意义是有区别的,今以“号”为“號”的简化字,是把两字合二为一了。丰,“艸盛丰丰也。”本义是草本茂盛。豐,“豆之豐满者也。”本义是丰收。丰、豐,在古文里意义不相同,仅仅因为两者同音,所以文字学家就把“丰”作为“豐”的简化字,把两字合二为一了。但当我们把“宁”用作姓的时候,“号”、“丰”用作名的时候,它应该是“宁”、“号”、“丰”的笔划,而非“寧”、“號”、“豐”的笔划。
  
  我们的文字学家把“云”作“雲”的简化字,主要是因为它们同音。为什么不采纳把“曰”作为“越”的简化字呢?因为“曰”跟“日”外形太接近。其实,把“云”作“雲”的简化字跟把“曰”作“越”的简化字从本质上讲并没有什么区别。在古书中,云谓的“云”和雲雨的“雲”毫不搭界,决不相混。例如,“孔子云”决不能写成“孔子雲”;“雲里雾里”决不能写成“云里雾里”。
  
  上面讲到的简体字在古代实际是两个字,它们“合二为一”的一个内在原因是读音相同,还有一种情况是读音并不相同,但它们有相同的部首或构件,如:
  
  广廣。广,《说文》:广,因厂(山崖)为屋也。从厂,象对刺高屋之形。读yan。廣,《说文》:廣,殿之大屋也。从广,黄声。读guang。尽管它们读音不同,因为它们都有“大屋”之义,我们的文字学家就把两字合二为一,把“广”作为“廣”的简化字。
  
  隶隸。隶,dai,《说文》:及也。是“逮”的初文;本义是追上捕获之义。现做为“奴隸”的“隸”的简化字,读音也变了,读li。因此,“隸”是本字,“隶”亦是本字。
  
  适適。适,《说文》:疾也,从辵(读kuo)声。適,《说文》:之也,从辵啻声(读shi)。现代汉语kuo、shi不分,“適”简化为“适”,读shi。当你用“适”作名的时候,虽然你读的是shi,但它的笔划却是kuo(“适”)的笔划13划,而不是shi(“適”)的笔划18划。
  
  还有一种情况,一些简体字实际上在古代是一个字的两种不同写法。如:
  
  达達。達,《说文》:“行不相遇也。从辵,羍声。……达,達或从大。或曰迭。”我们再查“迭”,《说文》:“更迭也。从辵,失声。一曰:达。”说明“达”、“達”两字在古代是同时存在的。文字学家为求简便,把它们合二为一了。但当我们把“达”用作名字的时候,它应该是10划(达),而非17划(達)。“迭”为形声字,而“叠”却是会意字,金文字形像物体叠放在砧板上。两字意义迥异,不通用。1964年《简化字总表》将“迭”作为“叠”的简化字,1986年重新发表的《简化字总表》确认“叠”为规范字,不再作为“迭”的繁体字。我们的文字学家也在修正自己的错误。这样的字,在1986年的《简化字总表》中还有一些,此不赘述。
  
  郁鬰。郁,本义是古地名,在今陕西陇县西。《说文》:“郁,石扶风郁夷也。从邑,有声。”鬰,《说文》:“木丛生也。从林,鬰省声。”郁、鬰本义并不同,古有通用为异体字的,今以“郁”为“鬰”的简化字。但当你姓郁或名郁的时候,它当是“郁”的笔划,而不是“鬰”的笔划。
  
  才纔。古代“才”、“纔”两字本通用,但才能的“才”决不与“纔”通用。因此,“纔”是本字,“才”亦是本字。
  
  “尤”的本字即“尤”,4划,不是简化字,但它却成为许多字简化的偏旁(声旁)。例如“憂”的简化字为“忧”,優──优,猶──犹……同样的“尤”它们代表繁体字中的偏旁是不同的,我们不能以“尤”这个偏旁倒推繁体字的笔划,如果认为“尤”的本字为“憂”,那就说明你被简化字搞糊涂了,那肯定要闹出张冠李戴的错误来。
  
  金圣叹,清初著名文学批评家。有知道金圣叹八字的易友曾问我“金圣叹”总格为何?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
  
  金简化作偏旁时作“钅”,5划,独立成字时没有简化字,当为8划。圣,现代为聖的簡化字,但《说文》圣、聖都有。圣,《说文》:“汝颍之闲谓致力于地曰圣。从土,从又。”聖,会意字。一个人站着听人说话,耳朵特别突出,表示听力极佳,本义是听觉灵敏。可见,圣、聖是意义不搭界的两个字。嘆、歎,现代汉语都一律简化作“叹”。但这两个字《说文》的意思是大不相同的,嘆近于哀,而歎近于喜。今人都说金圣叹是个怪人,名字也怪:叹是悲哀,前面还要加个“圣”字。其实,这是对文字学的误解。由于简化字“叹”嘆、歎不分,“金圣叹”实际是“金圣歎”,而非“金圣嘆”,是喜而不是哀。因此“金圣叹”的真实笔画应为“金圣歎”,而非“金圣嘆”,也非“金聖歎”和“金聖嘆”。
  
  简化字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再谈繁体字。不要以为有繁体字的字就一定是简化字,如前所述;也不要以为没有繁体字的字就一定是本字,有的繁体字是本字,有的则不是。文字经过几千年的演变,许多繁体字嬗变成简体字是演变,而许多本字变易成“繁体字”亦是演变。例如“東”为“东”的繁体字,
  
  亦为“东”的本字,8划。“西”没有简化字,其本身就是本字,6划。这些都比较好办。碰到有些字问题就远非如此简单。例如:华(6划),繁体字为華(13划),其本字为,象形字,15划。以“华”作右偏旁的常用字有:
  
  譁,huá,讙也,从言华声:         言+华=22划。
  
  皣,yè,艸木白华也:                    白+华=19划。
  
  晔,yè,光也,从日从花:           日+花=19划。(花为华的后起字)
  
  烨,yè,《说文》写作爗:           火+日+花=23划。
  
  铧、樺、墷、驊、璍、瞱,《说文》无,为后造字。
  
  这样的字还有很多,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不但要知其然,而且要知其所以然。唯如此,才能把一个字的笔划搞清楚。否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铸大错矣。
  
  怎么知道某个字是不是本字呢?或者说怎么知道某个字的本字是什么呢?许多人认为这是十分复杂而艰涩的学问。其实,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文字学家是通过一个字的本字了解它的本义,姓名学家是通过一个字的本义了解它的本字──本字和本义是互为因果关系的一对“姻果”(当然也有极个别例外的情形)。我们上面举到的所有本字无一不是从字的本义寻藤摸瓜捕获的。
  
  有一次,我到浙江讲学,一位妙龄少女找到我,说她的名字经浙江一位周易大师改了,由于与原名读音相距甚远,使用一个阶段后,社会难以接受;欲请我为她改一个与原名读音相同或相近的名字。浙江大师把改名的主要理由都写在了纸上,摘抄如下:
  
  坤造,郦凭:丙午   己亥   丁酉   丁未(辰巳空)。“凭”为“憑”的简体字,而“憑”又为“馮”的后起字,“馮”为15划,故“憑”亦为15划,则“凭”当为15划。“郦”24划,“郦凭”39划,为阳水,为本八字之最凶忌神。改名为“郦佼”,32划,为阴木,为本八字之最吉喜神。
  
  我阅后对美女说:你的父母也许不懂
周易,但他们歪打正着,原名起得很好,根本不须改。浙江大师讲憑是馮的后起字,这没错,问题出在他用现代人的观点来看待繁简字。在古代,“凭”、“憑”是两个独立的字。“凭”,《说文》:“依几也。从几,从任。《周书》:‘凭玉几。’读若馮。”现代文字学家正是利用“凭”和“馮”(憑)的同音,加之“凭”为冷僻字,而把“凭”、“憑”合二为一(“凭”作“憑”的简化字)。“佼”为8划,“凭”亦为8划,何苦改一个异音名呢?
  
  美女要求我把以上内容写成书面文字,我说:“真金不怕火来炼嘛。”很爽快地满足了她的要求。后来得知,美女把我的条子给浙江大师看了,浙江大师爽快地把改名的钱退给了她。现美女仍用原名“郦凭”。
  
  四、异体字
  
  异体字又称“异形字”、“又体字”、“或体字”、“重文字”,是指读音、意义完全相同,但写法不同的汉字。《异体字字典》(台湾教育部编纂)几乎搜集了古今所有的异体字。
  
  异体字分为正体、变体、俗体等。有下列几种情况:
  
  一、改変声音相近的意符,如綫線、柏栢、捶搥(前为正字,后为异体字,下同)。
  
  二、改変意义相近的意符,如坂岅、膀髈、褓緥。
  
  三、改变各成份的位置,如案桉、惭慙、翅翄。
  
  四、有的只是改変了声符或意符的写法,如花芲、锄鉏耡。
  
  五、会意字与形声字之差,如泪淚、德惪悳。
  
  有三种情况不能认为是异体字:
  
  一、意义并不完全重合,有的古音也不一样。如置寘、實寔。
  
  二、关系交叉复杂,如雕彫凋、游遊、修脩。
  
  三、有些字通用是有条件的,如亡無、沽酤。
  
  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1955年12月22日《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确定异体字的原则是:一个字有几种写法时,把普遍书写的一个字确定为正体,其他字确定为异体字。《汉语大字典》在“凡例”中申明:“正体字和异体字主要根据语言资料……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1955年联合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的约束。”这段申明简直是为我们的姓名学而作的,上述原则对姓名学确定谁是正体(本字)谁是异体不适用,姓名学把仓颉造的那个字确定为正体(本字),其余则为异体,而不管后世使用频率孰高孰低。例如像粮(糧)、韵(韻)、璇(璿)……括号中的“异体字”反而是本字。另一种情况是:正字和异体字两个都是独立的本字,如升(昇)、欣(訢),《说文》两者都有,为两个字:升,十龠也;从斗,亦象形。昇,日上也;从日,升声。两字在意义上是不同的。欣,笑喜也,从欠斤声;訢,喜也,从言斤声。两字在意义上是有微小差别的。其他象愿(願)、强(彊)、吟(唫)、考(攷)……都属于这种情况,这在我们认为的异体字中所占的量并不是少数,要特别留神。1986年10月10日文字改革委员会又把原来确定的“訢、讌……”等11个类推简化字为规范字;1988年3月25日又确认“翦、邱……”等15个字为规范字,不再作为淘汰的异体字,可见专家们也在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当然《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的许多异体字也是“姓名学”的异体字,我们不能一概而论。
  
  不管异体字的写法有多少,本字只有一个。网字古有七种写法:网、網、罔、。网,6划,網14划。现代把作为罔的异体字,把网作为網的简化字,其实网、網《说文》皆有:“网,庖牺氏所结绳以漁。网或从亡,網”。
  
  五、别体字
  
  别体字,顾名思义是别于正体字而言。文字学家称流行于民间的文字叫别体字,也有称俗体字的,广义讲它是另类异体字。
  
  例如“尖”为“鑯”的别体字。《说文》:“鑯,铁器也。从金,韱声。”“鑯”是一种一头小一头大的铁器,正字是形声字,由于形体复杂书写不便,故俗书另造会意字“尖”,后流通代替“鑯”。
  
  “喧”为“吅”的别体字。《说文》:“吅,惊呼也。从二口。读若讙。”“吅”从二口,正字是会意字,不能表音,故俗书另造形声字“喧”,后流通代替“吅”,表音更为明确。
  
  “幂”为“冖”的别体字。《说文》:“冖,覆也。从一下垂也。”《广韵》:“幎,覆也。亦作幂。”正字是象形字,虽书写简便,但难以识读。《广韵》作“幎”,为形声字,后人又变换结构位置作“幂”,就好读了……
  
  这样的字在《说文》中有147个。需要说明的是,《说文》时代并没有这些别体字,我们是在徐铉整理、校订的《说文》中发现的,说明这些别体字在宋代民间已经很流行了。许多别体字流传到现代,早就“喧宾夺主”了──那些别体字之正字我们反而很陌生了。但作为姓名学,却不能喧宾夺主,因为这些别体字广义讲也是后造字,而后造字之笔划是不能作为起名、改名的依据的。不同的是,别体字自有它的本字,例如上面举到的“尖”“喧”“幂”(或“幎”),它们的本字当为“鑯”“吅”“冖”,当你把它们用作名字的时候,笔划当然应以本字笔划为准。
  
  六、段注字
  
  本节题名“段注字”,而汉字的诸种形态中并没有“段注字”这一名称。但学习和研究姓名学,却不能不懂得“段注字”。
  
  我们前面讲过,文字的笔划是姓名学的基石,学习和研究姓名学,离不开中国文字学的奠基之作──《说文》。而要阅读和研究《说文》,则又离不开清代学者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下简称《段注》),《段注》被公认为解释《说文》的权威性著作。阅读和研究《段注》,是一个浩大的课程,我们所关注的,只是同姓名学有关的内容,简言之,只是同文字的笔划有关的内容。一些文字的笔划,仅仅依靠《说文》尚难确定的,《段注》则为我们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无疑为我们学习姓名学打开了方便之门。举例说吧:
  
  《说文》有夏、秋、冬,却找不到春字,而仓颉既造了夏、秋、冬三字,不可能不造春字。《段注》告诉我们,春在《说文》中写作“萅”,《说文》:“萅,推也。从艸,从日,艸春时生也;屯声。”这是个会意兼形声字,我们从而知道春的笔划当为14划。
  
  许晴(电影演员)。《说文》有“许”无“晴”。《段注》告诉我们,“晴”在《说文》中写作“夝”:“古夝、暒、精,皆今之晴。”我们从而知道“晴”的笔划当为8划。
  
  刘希媛(舞蹈演员)。《说文》有媛,但无刘、希。刘的繁体字为劉。那么劉、希是不是后起字或后造字呢?《段注》告诉我们,劉是本字。《说文》没有劉字,但有瀏、藰等字。瀏,《说文》:“从水,劉声。”藰:“从艸,劉声。”《段注》:“若无刘字,刘声无本矣。”说明“劉”为佚文,是本字,而不是后起字或后造字。“刘”的笔划当为17划。希也如此。《说文》没有希字,但有稀、莃等字。稀,《说文》:“从禾,希声。”莃:“从艸,稀省声。”这里的“稀省声”就是省掉一个“禾”字,读为“希”声。《段注》:“许书无希字,而希声字多有……不得云无希字。”我们从而知道希亦为本字,7划。
  
  还有一些字,我们称之为“重文”。所谓重文,就是音义俱同而古今书体不同的字。这在《段注》里面都有标明,这为我们确定本字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例如丄上、丅下,《段注》告诉我们,前者为正文(本字),后者为篆文(重文);这就是说上和下都为2划而非3划。亓丌:前为本字,后为重文,笔划当为4而非3;焚燓:当为14而非18……
  
  有了《段注》,我们就可以知道一些不清楚对应《说文》是哪个字的本字了,从而就避免把一些字的笔划搞错,也避免把一些本不是后起字或后造字的字当作后起字或后造字了。
  
  秦泰春,1974年润四月初二21:50时生人:甲寅   己巳   甲子   辛亥(戌亥空)。此为扶格。八字中最佳喜神当为水和金。去年命主找到我,要我断她的名字,我直言不讳地告诉她,这是一个凶名,至少:一是身体不好,二是婚姻不好。她大惊失色:确实是这样。问我为什么?我答:“秦泰春”人格为土,耗日元喜神甲木、克日支喜神子水;总格为水,本身泄辛金,又帮甲木耗辛金。她说:不对呀,“秦泰春”人格不是阳水、总格不是阴金吗?都为八字中最佳喜神哪?我问她何以见得?她说是那位起名字的先生说的。我说,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我断错了?
  
  析:秦、泰、春三个字虽然都是“”字头,但它们的笔划是各不相同的。秦,从禾,舂省。禾为6划,舂省,即省掉了舂下面的“臼”,上面的“”为8划,“秦”当为14划。泰,从廾从水大声。其当为12划(廾即手,4划)。段玉裁注:“从廾水,会意,水在手中下溜甚利也。
周易泰,通也;否,塞也。大声。”春的本字为“萅”,如前所述,14划。
  
  你也许会觉得本字(笔划)的学问太深奥太复杂了。其实,如果你只想做个实用主义者,只想“知其然”,而不想“知其所以然”,那么,问题就会很简单,你实行“拿来主义”就是:
姓名学常用字编写组编写的《姓名学常用字》把《说文》中的现代常用字都按笔划分类列表(大部分字后面都附有按照六书原则确定该字笔划的权威依据),你为人起名改名就容易多了。

堪舆学者报道

 
金牌风水师:李廷华
金牌风水师:方炳钦
金牌风水师:李长友
金牌风水师:尤榛郡
金牌起名师:何世荣
金牌风水师:朱洪生
金牌风水师:聂强
金牌风水师:任樟芳
金牌风水师:陈国苗
金牌风水师:柴芝荣

名家论文库

 
柴芝荣:关于紫白九星有没有休息天的研 
程克昌:十六字阴阳风水及秘笈 
曹遂欣:太极图的实指和标意 
李雪昊:临观之义,或与或求 “境界之 
李雪昊:“上下”求索体用的交感与验证 
李雪昊:为何乾坤二位独制易传之文言 
李雪昊:春雨惊春生气还 探赜索隐唯 
陈玉生:浅论《气》 
程克昌:七绝 
程克昌:奇门遁甲演局八秘笈 
程克昌:阳宅天机 
朱礼军:周易高尚智慧选粹 
刘宜国:周易模型 
张洪友:八字与梅花结合论断 
张洪友:断卦要点 
张洪友:实用六十四卦卦象 
张洪友:梅花易数数理解 
周珍华:八字论命的三种层次 

姓名频道

 
程克昌:人的取名哲理与元素 
程克昌:取名与测试 
尤榛郡:姓名与命运 
王荟铭:玩童十岁抑郁症 改名一月变聪 
熊有贵:孩子起名 
邵金帝:好名字源于五行及平衡 
熊有贵:害人不浅的起名大师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新 
申春林:姓名学八十一个数理的含义更新 
熊有贵:姓与赌博的故事 
熊有贵:名字带姓叫命运变凶 
熊有贵:后羿射日的新故事 
李达:改名就一定能有好运吗 
熊有贵:姓名——伴随您的一生 
熊有贵:女孩子起名 
熊有贵:水火之间的调节 
张清泉:怎样取一个好名字 
张江:姓名学典型失误撮要 
 
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版权所有1999-2018       客服QQ:747819708           投稿邮箱:747819708@qq.om
温馨提示:文章、案例、图片上网更新请将材料标注上姓名发至指定服务邮箱
747819708@qq.com,以便及时更新。每周的星期一为统一更新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034657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