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易经》从起名字、看风水到讲养生课,这个古老的行业正在新环境中改变
作者:姜孟冬 柯安东 来源:都市时报 2013-02-28 16:50:41

  “100多年来,一股来自中国的神秘力量,用人类最古老的哲学——风水术,深刻地影响着现代商业社会的统治者们。”《华尔街风水师》一书,把风水业比喻为“全球聚光灯下却依旧不为人知的秘密”,引发无数好奇之心。
  
  时至今日,《
易经》和风水仍给人诡秘之感。带着这种感觉,昆明从业者行走了几十年。有人说风水只是盈利手段,有人说它是历史经验的产物,还有人将它当作一种信仰。但对风水从业者来说,风水,就是易经里的买卖。
  
  小圈子里的热门:风水养生课
  
  这是“风水公司”的新服务项目之一,虽有人咨询,但消费者其实不多。
  
  “欣耘,下午有堂小型讲座,安排一下。”
  
  “好的。”
  
  听了老板易川凿的吩咐,助理杜欣耘很快腾出了办公区的一间小房,在另外3名工作人员的协助下,他们重新摆放桌椅的位置,形成一个聊天区。房内,包括投影仪、话筒等开讲座常用的物品一应俱全。易川凿很享受这个过程。
  
  8月26日下午2点半,昆明护国路一幢大厦的16楼,一堂主题为“平衡与和谐”的风水养生课在这里开讲了。讲课人是易川凿,听课的是8名男士。他们互不相识,此前也未曾谋面,只因这堂有点儿特殊的聚会相识。
  
  8名男士都是云南人,家最近的就在昆明,家最远的刘先生是个生意人,专程从文山赶来。这次,易川凿没打算收取讲课费,他说,这算是一次公益讲座,也称交流会。
  
  大家坐下那一刻,房间里很安静,气氛也稍显沉重。易川凿指着木桌旁的一盆植物问大家:“如果给这盆植物不停地浇水,或者不浇水,会发生怎样的情况?”
  
  “它很快会死掉。”一名中年男士脱口而出。
  
  “对,就是这样。现在的人吃得多,营养也过剩。”易川凿表示肯定。又道,“我们现在十分需要回归大自然,尽量不去依靠科技。”
  
  接下来,易川凿又提出了很多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有的问题让听课者感到困惑,例如:“人是应该饿了才吃饭呢,还是应该按时吃饭?”
  
  在座的大多数人认为应该按时吃饭,但易川凿却表示反对。他的观点是“人应该饿了再吃”,理由是,人没有饿,就表明肠胃没完全消化食物,再吃就会陡增肠胃的负担,不如多喝一点水。
  
  听课时,文山来的刘先生正患着感冒。易川凿就告诉他:“如果想要尽快痊愈,你最好多休息、多喝水,让身体得到静养。”他的观点是:都市人吸取的营养已经过剩,缺少的是修身养性。
  
  在工作人员小廖印象中,他的老板易川凿算是个素食主义者,平时和外人在一起时吃荤,但私底下经常吃素,算是践行了自己的经营理念。
  
  风水养生课内容繁多,而“养生辟谷班”算是一张王牌。这个班的简介上称,“养生辟谷”是公司20年营造的精品课程,2005年开始办班,已办了43期。养生的方式是结合风水、辟谷、持经的“绝妙养生改运法”,修炼精气、减少饮食。这里说的“辟谷”并非挨饿,是指“关闭人体阳的系统,使胃酸停止分泌”。学员在开班前得交“门槛费”:7天班2100元,3天班1000元,2天班700元。
  
  有关“养生辟谷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这种养生班其实是‘他山之石’,是老板从一次活动中借鉴过来的,并不是2005年就有了。”
  
  其实,早在2011年的8月9日至15日,昆明就办过一场“养生班”,当时是在西山森林公园山顶的一得山庄(气象博物馆)开班的。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该活动当时被称为“昆明第一届《五德养生》辟谷班”。
  
  近两年来,风水养生课成为小圈子里的热门,易川凿和他的团队希望能够扩展这项服务的影响力,被认为是继“取名”、“改运”和“风水策划”等服务项目之外的又一力作。但也有工作人员透露,这种养生课目前尚未真正传播开来,偶有顾客咨询,但真正消费不多——它是属于一小部分条件优越者的。
  
  行业主打:观风水与改名字
  
  不仅是生意人执著地想要个好名字,
风水师们也给自己改名字。
  
  在行业内,风水师们对于“一个生意人请教风水先生”的故事并不陌生。说是曾经有个人打算做一笔生意,但不知能否赚到钱,于是登门去请教一位风水先生。一进门,这人把自己的皮衣脱下,随手放在旁边的石头墩上。风水先生一见,立即说:“你这笔生意肯定得赔。”生意人忙问为何,风水先生指着他的衣服说:“你那衣服是什么料子的?”“皮的。”“你再看看衣服下边的凳子是何材料?”“石头。”“石+皮”是个什么字?“破”嘛!
  
  这种牵强附会却又看起来理由充足的“风水断案”屡见不鲜。实际生活中,有的人笃信一个好名字的重要性。在他们看来,好名字能招财、带来好运。
  
  谢佶良,易川凿的合作伙伴。他记得1999年,他俩创业满6年时,昆明市某酒店的老板过来找他取名字的情景。“那时候他还是个卖咸菜的农民,老实巴交的样子,文化水平不高,连电话号码都写不清楚。”那个老板告诉谢佶良,想请他帮忙取一个饭店的名字,要响亮,要招财。听完之后,谢佶良就写下了四个字作为酒店名字。
  
  2011年,那个酒店已经成为会议休闲娱乐中心,总价值达上亿元人民币。谈及这个案例,谢佶良坚信,正是老板采纳了自己起的这个名字,生意才会扶摇直上。根据谢佶良的说法,在昆明,许多响亮的饭店、酒楼名字都出自他的手。
  
  不仅是生意人们执著地想要个好名字,风水师们也普遍给自己改过名字,一来出于“职业习惯”,二来希望通过命理和名字的匹配,促进事业发展。易川凿就把自己原本的姓氏“黄”改成了“易”,以示他对《易经》的热爱;中间的“川”字,则表示他是个四川人。而“凿”字的含义,从它的上下结构可以看出——他把金钱当做了自己的事业。
  
  改名只是风水师的服务内容之一。近年来,国内建筑界相当多的大项目,也把“符合风水”作为把关时的一条标准。更多的风水师一开始就参与到建筑的选址和设计过程中。
  
  2010年6月12日,云南省某风景区与昆明一位风水师童坤珅联系上,希望他能给名列“‘十一五’经济发展规划重点工程”之一的某风景区的全面整治、改造工程进行风水布局。当天上午,该风景区派人驾车将风水公司的数人接往实地查看。当天下午5点左右,方案经商量之后定出——以公路为界线,把公路后方到山上某古寺下方的地全部填平,再把公路前方的住宅全部迁至公路后面;在广场上建造一口3米高的大铜锅,立于正中。在公路前建造水边沙滩和水上娱乐项目,山头上建别墅区和度假村。两天后,图纸出炉,搬迁事项交给了该风景区。
  
  昆明“风水公司”的生态
  
  在不少风水师看来,昆明的风水行业属于“鱼龙混杂”,经营公司、店铺甚至地摊的风水师大有人在。
  
  易川凿和谢佶良的“风水公司”已有19年历史。他们堪称云南风水市场的“鼻祖”。
  
  19年前,谢佶良“看”一个名字的收费标准是3元。如今,这个标准已涨了100多倍,公司统筹安排“专家”取名,要500元。
  
  1993年10月,易、谢二人相遇,摆摊创业。1994年1月,他们的店从白塔路迁至书林街儿童医院附近、一家不足10平方米的铺面。直到2007年,为了改变办公环境,他们狠狠心,耗资百万元买下了某大厦16楼的一个套间。易、谢二人从此有了独立的办公区域。
  
  在近200平方米的大屋子里办公,是他们当年可望不可即的。办公室安装了落地窗,视野显得格外开阔,可俯瞰繁华的商业街;公司的前台呈多边形,周围摆满了有关易经的书籍。地板砖是用青色和暖色地砖排出了一个矩形的“八卦阵”。整个办公区域的墙面也风格独具,挂满了名人的画像。有趣的是,卫生间在这里被唤为“水度间”,旁边还有一个特制的流水机器。
  
  办公桌紧靠着落地窗。谢佶良有一本黑色的纸质笔记本,上面记载着密密麻麻的数字和符号。坐在谢佶良前排的是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有的很年轻,只要20多岁;也有的已进中年,秃了顶。客厅内另有一台流水机器,这被称为“水幕遮挡”,为公司的财位。在他们看来,水流就代表流动和聚集的财富。
  
  
易经生意有时获利颇丰。曾有媒体报道,有的城市的风水师每月取名可达上百个,月收入达数万元的也很常见。
  
  采访当天上午,谢佶良的电话接连不断,顾客来自省内各个州市。他说,每个月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当当,若没有提前预约,顾客很难有机会接触他。每年省内的许多企业和公司都因种种原因邀请他,他要给人家做讲座,内容涵盖家居风水、汽车风水等。
  
  像谢佶良这样的“资深人士”,除了日常服务项目,巡回讲座也是他们的生财之道。他的皮包里有另一个黑色的工作笔记本,上面有他每个月的业绩。今年3月他给人取了16个名字,5月取了20个名字。厚厚的一本笔记本上写满了生辰八字。谈及价格,他也毫不忌讳:“我的每场出场费在9500元上下。”
  
  其实,昆明的风水行业仍在灰色地带徘徊,他们中的很多从业者没有考虑过将来。当问及此事时,谢佶良也只是笑笑。他说,还没有想那么多。
  
  目前,昆明绝大多数风水公司在以“打擦边球”的注册方式生存着。昆明市工商管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并没有以“风水”注册的公司,市场上的风水公司多以“咨询公司”、“物管顾问”等名号成立。
  
  和谢佶良一样,风水师张舫纶也是在研读《易经》时有了感触。1995年,张舫纶因为对风水感兴趣,独自跑到湖北鄂州,参加风水师的培训,由此走上了这条路。张舫纶介绍,当时,鄂州的培训班主讲《四柱》和《周易》,国内许多风水师都参加过这个课程。创办者叫邵伟华,著名的命理及易学研究者。他当时交了1000元钱学费,经过四五十天的培训,再加上课程结束时的一个简单开卷考,顺利领到一张结业证书。
  
  都市时报记者致电鄂州“易学应用面授班”的咨询处。一位姓王的接线员介绍,课程主要由《四柱》和《周易》两部分组成,收费分别为480元和380元。课程长度大概为一个半月,课程结束后颁发结业证书,可以选择包食宿,收费标准50元/天。王还称,课程结束之后有个“另交费”,视学员的受益和财力情况而定,“随喜功德”。随后,他挂断了电话。
  
  与易、谢二人的风水公司相比,张舫纶只算个边缘人物,他只有一间20平方米不到的工作室,平时他就在昏暗的工作室里研读《易经》,来往的人大多数都是熟客。
  
  张舫纶很随和。他认为,风水行业的门槛并没有那么高,但进了以后得看个人造化。谢佶良则表示,那些培训课程几乎没有任何门槛,既不需要任何基础,也没有什么条件,主要看本人的悟性。
  
  在不少风水师看来,昆明的这个行业属于“鱼龙混杂”,经营公司、店铺甚至地摊的风水师大有人在。据不完全统计,昆明市至少有大小200家“风水企业”。
  
  自律和管理是必须的。在昆明,姓名研究会、易经研究会已注册为昆明市社会科学联合会的会员单位。对于风水行业的发展之路,社科联工作人员栗红涛解释,联合会的功能只是把控协会的走向,对会员单位定期进行抽检,而活动的组织则由他们自由开展。
  
  “既不是迷信,也不是科学”
  
  关于风水和《易经》的争论仍在继续,而当下,请人看风水已成为常见的事。
  
  风水和《易经》,是迷信还是科学,是精华还是糟粕?国内的学者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褒贬不一。
  
  学者方舟子认为,即便风水是古代的地理学,那么,在地理科学日趋发达的今天,已没有必要再去复古、提倡、推广风水。“正如炼丹术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古代化学一样,其中也不乏符合化学原理的内容,但是如果现在我们还去提倡炼丹,举办什么炼丹文化培训班,岂不是太荒唐了吗?”
  
  易川凿和谢佶良所在风水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则提到了天津大学一位论著“风水”的教授的观点。该教授认为,风水,是把舍宅作为大地有机体的一部分,强调建筑与自然及周围环境的和谐。从某种意义上说,风水学与建筑生态学的步调是一致的。之前,北京师范大学易学研究中心主任张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不能说它(风水)合理,但必须承认有用”。
  
  国内号称“风水第一人”的俞长江曾说过:“中国现至少有250万人在吃风水这碗饭,其中87%的从业人员是初中文化,文化素质比较低。这不能不说是风水文化发展的一个悲哀。”
  
  昆明市一家地产公司从事销售的工作人员透露,如今,楼盘兴建之初请风水师来看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但是否见效,就不好判断了。几位找易川凿和谢佶良取名或看风水的顾客也认为,信风水,是在一个不确定环境下的选择,因为自己迫切希望找到一个“让不可预见的风险变得可控”的方法。
  
  2012年8月的最后一个周五晚上,易川凿的工作助理杜欣耘在一次“风水养生”活动中,请到了云南著名网络写手赵立(笔名“风之末端”)作为嘉宾。提及风水行业,赵立的观点是:“它既不是封建迷信,也不是科学产物。它是前人留下的经验,有一定道理。”
  
  当晚的活动结束时,天色已晚。跟随老板3年的助理杜欣耘心情很好,她由衷地感慨道:“说到底,风水行业实在离不开《易经》。不是任何人都玩得起的。这是有钱人的游戏。”

《易经》学者报道

易学名师:高朝刚
易学名师:李锐
易学名师:杨永勇
易学名师:张瑞杰
易学名师:宋开才
易学名师:沈恕祥
易学名师:胡陆云
易学名师:李永锋
风水名师:李达
易学名师:刘易德
易学名师:王作华
易学名师:刘少林

易学与中医频道

刘世存:人类的共同敌人是什么? 
专治缠腰蛇与蜘蛛疮的特效方 
主治大小便血与红白不断倒开花的单方 
颜鉴桓:环境疗法定位和安泰粉对肝癌 
天道天路渡苍生之九 
天道天路渡苍生之十 
郭又兴:大道至简无形疗法显神威续篇 
刘世存:人生基因健康系列产品 
郭又兴:具有中国特色的数码音乐疗法 
刘世存:养生保健和从医的学员多了 
郭又兴:具有中国特色的数码音乐疗法 
郭又兴:谁曰华佗无再世 我云扁鹊 
谢贵文:冬季治咳小妙方 
郭又兴:两形疗法治疗精神病神奇而快 
郭又兴:命里升华 巧治命中病(二 
郭又兴:一片爱心洒人间 
王宗亮:五行与健康养生 
周珍华:周易学养生的六大方法 
刘世存:十二地支是道贯易医之纲目 
郭又兴:两形疗法治疗脑瘤和癫痫病漫 
张江:五行对应身体 
刘世存:用人生基因环境破解“生命密 

易学与文化频道

李政民:渭河吟 
李政民:忆丙辰 
李政民:桥思 
李政民:家风 
李政民:观电视剧《三国》 
李雪昊:冬至一九到 九九艳阳笑 
程克昌:点穴 
程熠安:爸爸的羊刃 
程克昌:《金鸡春节中华同》 
周建军:环境疗法安泰材料消除了男孩 
刘世存:老子道德经中体道自然原生态 
刘世存:人一生三个方面老师 
刘世存:千万别再将易学与风水神化了 
刘世存:利用的财富价值和创造未来财 
刘世存:规范体系与门户之见的潜意识 
刘世存:关门打狗与开门放狗之我见 
刘世存:对国学文化的精华和精英的几 
刘世存:大家共识易学风水界中的歪风 
刘世存:被人坑骗长见识 
周珍华:人为什么活不到天年 
周珍华:学习佛法究竟要解决什么问题 
任樟芳:灵官道眼功开发术 
 
中华传统《易经》文化传播交流网    版权所有1999-2018       客服QQ:747819708           投稿邮箱:747819708@qq.om
温馨提示:文章、案例、图片上网更新请将材料标注上姓名发至指定服务邮箱
747819708@qq.com,以便及时更新。每周的星期一为统一更新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京ICP备:10034657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